宿北战役:首次全歼国民党整编师

来源:幸运2分彩-中国国防报作者:戚苏源责任编辑:杜汶纹
2020-08-11 15:42
宿北战役我军指挥所旧址“三仙洞”

宿北战役是1946年12月山东野战军和华中野战军会师后发动的第一场大战役,在江苏省宿迁县(今江苏省宿迁市)以北地区围歼国民党整编第69师,师长戴之奇自戕,副师长饶少伟被俘。

统一指挥,密切协同。战役指挥支配战役行动,直接影响战役成败,只有各力量之间协调一致的行动和配合,才能形成合力,发挥整体优势。

宿北战役前,我军失利泗城、失守淮阴,陈毅和粟裕等主要指挥员对两次失利进行深刻反思和总结,认为撤出两淮并非军事上的失败,而是对国民党军大规模歼灭战的开始,并且过去一段时间失利的主要原因是没有形成统一指挥。

因此,粟裕向中央军委提出山野、华野合兵一处以便指挥的提议,建议集中山野、华野兵力攻下宿迁,进行宿北战役。中央军委经充分考虑同意粟裕的提议。同时,山野司令员兼政委陈毅与华野司令员粟裕曾长期共事,关系融洽,当时部队中流传着一句话,叫作“陈不离粟,粟不离陈”,陈毅高瞻远瞩、掌握全局,粟裕多谋善断、敢打必胜,他们共同指挥战役充分保证指挥的正确性、科学性。

分析敌情,集中兵力。面对敌多路进攻,我军分析敌总体计划、编制、部署和指挥员素质等情况,综合我军部署情况,选择集中优势兵力打敌突出一路。

1946年11月,国民党军在占领苏中淮南、淮北地区后,企图尽快消灭华东解放军主力,或迫其北撤山东,迅速结束苏北战事。徐州绥靖公署主任薛岳指挥25个半旅,分4路向盐城、阜宁、涟水、沭阳、新安镇(今新沂)和临沂进攻。我军主要指挥员分析敌情后认为,国民党军分4路进攻,正面宽达150公里,各部间隙较大,派系矛盾较多,且由宿迁进犯的一路未受打击,可能会大胆冒进,对苏北解放区威胁也最大,应当利用山野、华野主力恰好处在此路国民党军进攻方向两侧,便于就近调动兵力的机会,果断对其进行打击。指挥员决定以部分兵力牵制其他3路,集中主力共24个团兵力,歼灭宿迁地区国民党军。

宿迁地区国民党军右翼为整编第11师,师长胡琏毕业于黄埔军校,作战经验丰富,与其作战必是一场苦战,且该师刚调到苏北,在不熟悉地形的情况下必十分谨慎。左翼整编第69师比较冒进,师长戴之奇是蒋介石心腹,但国民党军内部很多人对其不屑一顾。

综合各方面情况,粟裕提出作战方案:正面阻击第11师,把整编第69师分割出来,集中优势兵力两翼夹击歼灭整编第69师。

战法灵活,分割围歼。宿北战役中,我军灵活运用多种战法,争取在运动中创造优势、歼灭敌人。

一是穿插分割、创造优势。面对国民党军多路进攻,我军采取穿插迂回战术,将其分割,然后集中绝对优势兵力将其各个歼灭。国民党军4路兵力扇形展开的全面攻势使其各部相隔甚远,为我军穿插分割提供便利条件。阻断来援敌整编第11师后,我军在包围整编第69师的基础上对其进行穿插,将其各旅、团分割,逐个歼灭。

二是攻防结合、运动歼敌。经验表明,在装备处于劣势和缺乏攻坚战经验的情况下,歼敌于运动中,是取得战役战斗胜利的有效手段。在夺取制高点峰山的战斗中,我军一方面以部分兵力在正面阻击、吸引敌人,另一方面集中主力从两翼实施钳形突击,迅速夺取峰山。

三是“围三阙一”、诱敌突围。合围敌人时,留一个缺口,使敌在逃跑与坚守间摇摆不定、斗志涣散,同时在逃跑必经之路上设伏,扩大战果,减少己方攻城带来的伤亡。在人和圩围歼战中,我山野2纵和华野9纵一部对敌实施包围时故意留出南面“缺口”,同时安排2纵4旅负责阻援。在追歼逃出敌残部时,我军于途中设伏,将其全部歼灭。

联系群众,支前有力。毛泽东同志曾深刻指出:“革命战争是群众的战争,只有动员和依靠群众,才能进行战争。”宿北战役正是如此。

宿北战役中,中共中央十分重视加强支前工作,华中局在1946年11月初成立“华中北线支前司令部”,谭震林任司令员,下设山东、苏北两个“支前后勤办事处”,统一调度人力、物力支援前线,并将华中后方机关和物资逐渐向山东转移,战役期间先后动员41万余民工、民兵参加支前。宿北战役开始后,周边宿迁、新沂等县的广大人民群众积极投入支援前线的斗争,为保卫革命胜利果实、粉碎国民党反动派进攻贡献力量,仅支援华野9纵的民工就有6000多人,担架1000多副,充分体现广大群众参战支前的高昂情绪。

宿北战役,开创了解放战争初期全歼国民党整编师的范例,粉碎了国民党军重点进攻苏北解放区的图谋,扭转了不利态势,逐步使我军由被动转入主动,巩固了苏北根据地;积累大规模歼灭战的经验,提高我军运动战能力,沉重打击了国民党军嚣张气焰,极大鼓舞了华东军民的胜利信心,对整个华东战场乃至全国战局都产生深远影响。

轻触这里,加载下一页